在普拉特谷地,一些肥胖的人聚在

母亲的温和责备如阳光撒向她们两人住的温暖的育婴箱。但愿埃里卡在路上没着凉。对她此行的目的,她在母亲面前扯了点谎。埃里卡马上换上暖和的睡裙。埃里卡和她母亲吃的是填了栗子和其他东西的鸭子。这是一顿丰盛的饭。栗子多得从鸭子所有的缝线中涨了出来,母亲像她一贯的那样,好得过了头。盐瓶和胡椒瓶部分是银的,餐具全部是银的。孩子的脸今天红扑扑的,这让母亲很高兴。但愿这红脸蛋不是因为生病发烧。母亲用嘴唇试了试埃里卡的前额,上饭后甜食时还要用体温表量一下。很幸运排除了发烧的原因。 埃里卡非常健康,这条母亲羊水里的鱼,养得很好。
在女教师埃里卡的耳边,传来了一阵声音很大的溪流——雷鸣似的瀑布的轰响。她站在公布体育平均成绩的一块展板上,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是为了什么从训练房中冲出来的。是克雷默尔把她赶出来的吗?他把奢侈品部自选柜台上的这些姑娘这样乱丢乱放,简直不能忍受。如果问他,他可能会说,他懂得评价各个年龄段不同范畴的女性美,以此来为自己开脱。这对于正在努力逃避情感的女教师来说是一种侮辱。
在普拉特谷地,一些肥胖的人聚在维也纳普拉特公园,各自按自己的方式聊天。那些家长们用烤猪肉、小丸子、啤酒和葡萄酒把肚子塞得满满的,他们把同样喂得饱饱的孩子们放到座位上,放到漆得五颜六色的塑料马、大象、汽车和凶恶的龙身上,或者抱下来。在空中旋转的孩子们把先前费力给他们填进去的食物又吐了出来,为此他们得到的是一记耳光,因为旅馆的饭菜是花了钱的,不是每天都能享受。大人们吃的午饭还留在胃里,因为他们的胃强健,他们的手快似闪电地落到子女身上,这样孩子们转得更快了。只有当大人们喝得太多 时,才会忍受不了高空的飞速旋转。为了考验勇气和体验投入的乐趣,最年轻的一代也发现了最新的电子操纵的游乐器械。这种器械因太空旅行得名,不分阶段,一下子呼啸着飞向天空,在那里任意旋转,人们可以十分精确地控制,使天上和地下飞速转换。只有有勇气的人才能登上去,这本来是为半大的孩子准备的,他们在世界上已经受到过磨炼,但是还没有承担责任,身体也还不行。如果一次在下边,一次在上边,他们还能承受。太空船是一个电梯,由两个巨大的彩色金属套管组成,把人包在里边。在此期间在地面上为了恋人射中的塑料娃娃可以带回家。几年以后,在这期间已经成了妻子的女人不再会被丈夫当成宝贝,看到家中的塑料娃娃,会失望地想到,在男友面前她曾经是多么宝贵。普拉特景区的部分地区生长着繁茂野草,而远方的绿地已经一分为二。一边在挥霍花钱:从漂亮的大汽车里走出来穿着骑马装的人,他们抓住时机跳到马背上。有时候他们在骑马上省钱,只买穿着到处炫耀的衣裳。在这儿女秘书们拼命支付自己的体力,因为她们平日必须在上司那里精心穿着打扮。簿记员们过度劳累,为了星期六下午每次有一个小时能有一个动物为他们蹦蹦跳跳。为此他们都愿意加班。人事主管和企业领导对此泰然自若,因为他们虽然可以这么干,但是并非必要。而且每个人也看到,他们是什么人,他们已经可以考虑玩高尔夫球了。
在舒伯特的钢琴作品中,不是总慷慨大方地使用乐器信号,比如金属管乐器。克雷默尔,在您能把一切毫无遗漏地背下来之前,先提防错误的乐谱和过多使用踏板。但也别太少!不是每个声音都像他记录下来的那么长,而且不是每个音都必须严格按照响的时间长短记录下来。
在她的左右充满快乐的呻吟

发表评论

关闭菜单